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在梵高美术馆与梵高原作并置展出,这是谁这么牛啊?

2022-12-11 01:09:49 1936

摘要:艺术家在工作室内创作《麦田群鸦》,2017年 ©2017 曾梵志曾梵志是时下卖价最贵的艺术家之一,其画价甚至超过历史上很多大师。为此,很多人大为不满,不服。论画技,水平一般般;论思想,泛善可陈;论风格,就是用书法对油画的改造;论审美,也仅仅...

艺术家在工作室内创作《麦田群鸦》,2017年 ©2017 曾梵志

曾梵志是时下卖价最贵的艺术家之一,其画价甚至超过历史上很多大师。为此,很多人大为不满,不服。论画技,水平一般般;论思想,泛善可陈;论风格,就是用书法对油画的改造;论审美,也仅仅是摹仿的变种;但就是这样的水平,却屡屡创造艺术圈的神话。

现在活着的艺术家,谁的作品在梵高美术馆展过,并且是和梵高原作并置联展,没有人了,只有曾梵志。去年,以此同法,曾梵志还在卢浮宫以效仿原作的画法与原作并置展出,这在中国画家中也是没有见过的。这次,他还是用对名画的改造之法,将作品放到了梵高美术馆去展了,真的太牛了。

我看了下曾梵志的作品,他是针对原作进行戏仿,还是用他的老方法,用线条将画面切割分裂,形成不一样感觉的画面。曾与梵高的画,都是主要用线造型,色彩多是固有色居多。曾的线条如中国书法般飞扬,梵高的线条基本上是素描的线条,虽表面上相同,本质上完全不一样。

曾梵志的画不是传统经典的油画味道,完全是自个创新的画法。也可以说,经典的玩意他画不好,画着画着画成了这个样子,这样画法,省事,方便,还有个人特点。

本想这种路子难得见天日,很难在艺术圈子成气候,没成想,人家居然在油画的腹地获得如此大的认可。就连很多一辈子追求欧洲中世纪经典油画的所谓名家,一生都没有获得这样的认可,你说牛不牛?这是为什么?这仅仅是用市场吵作可以解释的吗?

那位大牛给开蒙一下?

据报道:2017年10月20日至2018年2月25日,曾梵志的五件作品将于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三楼的专题展厅与公众见面。五件作品与梵高原作并置展出,这是谁策划的美事,居然还能实现,真的太牛了。

曾梵志用三幅解构梵高的原作,用他特有的层层叠加其标志性的线条,对图像进行覆盖和淹没,之后再把人物形象重新找出来。

Van Gogh, Self-portrait with Bandaged Ear, 1889, Oil on canvas, 51 × 45 cm, Private Collection (picture from Wikipedia)

曾梵志创作的红色背景梵高像 Van Gogh III ©2017 曾梵志

自画像之外,曾梵志以梵高《麦田群鸦》为灵感而创作的震撼画作与原作平行陈列。梵高的风景多有实地,是写生而来。要说思想,没有,就是写生而己,由于他独特的画法而成就了他。而曾梵志的风景,没有自然景观,多是心中臆想的瞎编风景,主要是玩线条与色块之间游戏,有些作品玩的挺有意思,有些作品就很一般,比如下面这幅,显然是画糊掉了。没有主次,没有虚实,太平了。

Van Gogh, Wheatfield with Crows, 1890, 50.5cm×103.0cm,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dation)

曾梵志,麦田群鸦,2017,200x350cm ©2017 曾梵志

此次展览还有一幅作品,曾梵志作于 2009 年的《靴子》,与梵高著名的静物画《鞋子》在展场并置。一双破鞋子,两人不同的处理,不同感觉。梵高画的还有点文化与岁月,曾梵志画的就是一静物。

左: 梵高1886年的作品《鞋子》,目前藏于梵高博物馆(梵高基金会). 右: 曾梵志2009的作品《靴子》©2017 曾梵志 (图片来自梵高美术馆官方网站)

以下是曾梵志说这个展览的意思。

“ 坦率地讲,如果不是因为这场展览,我不会想到要画这几幅作品。对于梵高,我之前的了解仅限于‘这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但在这几幅作品的创作过程中,我发觉自己逐渐对他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这不是指字面上的那种理解,而是我作为艺术家体会到了另一个艺术家在某些瞬间的情绪:创作既像是一种游戏,又有时让人觉得无所倚靠,但确实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你所能做的只有继续投入其中……意识到这点让我很触动。”

艺术家在工作室内创作《麦田群鸦》,2017年 ©2017 曾梵志

“ 我觉得对梵高来说,自画像可能是他审视自己的一个重要途径,在他的创作体系,是很重要的一环;和其他艺术家交流、书信中也常常触及这个画题,借此窗口表达自我,所以我希望透过‘梵高自画像’这个窗口去了解他。

我本次以他的一些自画像作为创作母题,在画面开始的时候是想重新体会一下他看自己的途径。比如某个阶段,他显然很有自信,但某一个阶段又陷入一种僧侣般的清心寡欲中。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就像跟一个陌生人渐渐混熟悉一样。此后我又在画面上加入我自己的一些绘画标记,这些线条叠加在他的面孔上,覆盖和淹没他,最后我再把他的形象从里面重新找出来。这个过程,越到后来我就越觉得像朋友之间的一个小游戏,所以我画这几件作品的时候心里的感觉是轻松的。画得很仔细,但情感上并没有什么负担,也没有去特意给作品赋予什么意义。画着画着我觉得梵高看起来就像童话里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但等到画完,他确实在我心里变成了一个传奇。”

艺术家在工作室内创作《梵高III》,2017年 ©2017 曾梵志

“‘自画像’于我而言也是很重要的画题。我从学生时代就已经很喜欢肖像画,22岁左右画了一幅最满意的作品,是对著镜子画的自画像。在往后每个人生的重要阶段,我都有强烈欲望要绘画自画像︰1993年移居北京人生轨迹遽变、1996年自觉面具作品达到成熟高峰、2005年、2009年我正在筹划几个国际展览,每一阶段我都绘画过自画像,像是某一种记录。经历这个观察自我的过程,过往的一切似乎就被清零了,我觉得自己好像获得新生一样。我感觉绘画自画像时,是处在“回忆过去、展望未来、反省当下”这样一个思考状态,更清晰的了解、突破自己。”

Van Gogh, Self-Portrait, 1887, oil on cardboard, 19.0 x 14.1cm,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dation)

此次展览将展出至2018年2月25日。

曾梵志|梵高

展期:2017年10月20日至2018年2月25日

地点: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三楼专题展厅

不管怎么说,此举的实现,就是很牛逼的事,你觉得呢?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